第六章、X感的美腿女神白冰篇之蝴蝶振翅(下)

作品:《黑丝呓语

????洞外,y雨霏霏,寒风刺骨。洞内,春光四s,热情如火。此刻,山洞之中正在上演着一幕活se生香,令人看到必要血脉喷张的激情戏码。一具莹白光润的x感美t正跨骑在一个满肚肥肠,秃顶小眼的肥硕男t之上。两人虽还没有ch11u0相对,但那双咸猪手却早已攻城掠地,时而隐没在包裹着肥润圆t的内k之中,时而出现在光滑骨感的美背之上。看来这双咸猪手的主人也是个se中老手了,那背上紧扣的x罩对扣轻而易举的便被拔开,一双se手马上便握住了前x的丰满。此刻二人正是面对着面,脸贴着脸。唇儿相交,舌儿相缠。两条舌儿你来我往,互啧有声。那从喉间发出的呜咽声与唇舌相交发出的啧啧声更是琴瑟和呜,互为和弦。白冰此刻已被自己檀口中的怪舌挑逗的是意乱情迷,不能自己。

????口中的雄x唾ye完全激发了那枚红se迷幻果的cuiq1ng加迷幻效果,yuwang的洪闸早己摧毁了脑中最后一丝意念,留下的只有最原始的x与yu。赵义的心中简直是乐开了花,美到了爆。没想到自己略施小计就b得nv神乖乖就犯,简直亳无抗拒之意。难道是自己太有男人魅力了?还是nv神早已沉伏于自己jing湛的吻技之下?哈哈!等一下再让高傲的nv神领教领教自己高超的床上x技巧,自己一定会征服nv神,让她屈膝于自己的跨下而不愿自拨。赵义想到x起,跨下的r0u根又y了几分,一双咸猪手握着白冰的一对大n更是肆无忌惮的又r0u又搓。嘎嘎!好一对极品木瓜n!又大又白又有弹x!握在手中还真是个无法让男人一手掌握的nv人。妈的,自己垂涎矣久的美t如今尽在手中,这真切的感觉m0着就是爽!伴随着“啵”的一声,两个人的唇舌终于结束了浓情蜜意般的热吮长吻,不料赵义却又是一个顺势咸鱼大翻身,将白冰狠狠压在了身下。“嗯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白冰的小嘴终于摆脱了怪舌的纠缠与占领,用一双迷离的月眼星眸望向上方,这才恍然发现压在自己身上的居然是老se狼赵义。适才发自本能的哀求般从口中吐出了不要两个字。

????而赵义望向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雪白美t,简直就是两眼放光如饿狼,只允许身下这待宰割的白羊发出了咩咩般的一声求救,便又是一个饿狼扑食,张开血盆大嘴扑向了身下高高耸起的两团rr0u,一口叼住便si不放松般的狠x1猛咬。rujiang传来的su麻快感如同洪水般再一次冲击着白冰心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yuwang的洪流无情的将其卷入黑暗的深渊。一对雪白丰满的rr0u在魔爪之下被挤压r0un1e成各种形状,就连那指缝间的腥红rt0u也没有逃过被蹂躏的命运,被夹挤的y翘了起来。魔掌与se嘴不时轮番上阵,将这一对大n把玩到不亦乐呼。香、neng、滑、弹!果真是香喷喷好吃看得见!赵义在经过一番品尝把玩后,给出了完美的评价。

????赵义再一次抬起头来,俯视着这曾经高高在上的nv神。只见那jing致的脸蛋上,星眸迷离泛春光,娇颜绯红染桃花。樱唇轻启角微搐,莫道消魂别有声。真是好一幅沉鱼落雁之容,怎一具避月羞花之貌啊。如今这天仙儿一样的美人儿就是自家砧板上的r0u,是杀是寡全屏着自己的心意。一双魔掌放弃了手中把玩的丰满,顺势而下抚m0着皮白r0uneng的娇躯,感受着吹弹可破的感觉。最后停在跨间,将那最后一件遮羞内k扒下褪至脚踝处。此刻,一双美腿被粗鲁的分开至极限。一颗猥琐的而丑陋的头儿却向着nv儿家的私密处越靠越近,几乎是贴上去了一般深埋其中。“哧溜~哧溜~”长舌出洞,忘情的在那粉雕玉琢的柔唇neng叶上t1an弄了起来。那灵巧的舌头如同毛刷子般,亲t1an着大小花唇的各处蜜蕾,有时甚至调皮的将其x1进嘴中再吐出来。“咿~~呀~嗯~噢!”伴随着九天之上传来的畅美仙呤,刷糠般的美腿奋力一夹,纤细的柳腰向上一弓。那huaxin深处一阵暗流涌处,一gugu的花蜜随着腔内ga0cha0时的收缩挤压,喷洒激s而出,弄了赵义一嘴一脸。

????“cha0吹!妈的,居然被我跪t1an至cha0吹了!果然是个浪b!”赵义惊奇的望着眼前的美景,失声般发出了惊叹。那拇指肚般大小粉neng的x口在尽情挥洒完yjing之后,仍然翕张翕合地忘情悸动着。赵义站起身来,擦拭了脸上的miyeyjing,三下五除二解除了自己全副武装,挺着一杆r0u枪又跪在了白冰两腿之间。

????迷幻果的功效此刻已被完全激发。白冰看着眼前的脸孔在慢慢模糊而后又慢慢清晰。那肥头大耳的三角眼此刻已改变成了一个俊美少年,正朝着自己点头微笑。“嗯~辉~是你吗?快来ai我~ai你的亲亲小蝴蝶~”赵义被白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ga0的有些莫名其妙。只是眼下他哪有心思去理会其中的意思。不过nv神既然开口了,要人ai她,c她的蝴蝶b,自己倒是乐于效劳。赵义调整好的姿势,将两条美腿又一次大大的分开。r0u枪直抵早已sh滑不堪的x口,在那粉neng的r0u环处轻轻地摩擦了几下,润了润枪。身形后撤,如同那蓄力拉了满舷的弓,突然腰部一用力,那早已等候在x口多时的硕大龙头便齐头迸进,完全没入那突被撑开,紧紧包裹着roubang的mixue内。“咿~~~呀~~~”白冰粉颈高抬,喉间发出尖锐的仙呤。仿佛是那飞翔在天空之上的娇傲的白天鹅,被狡滑的猎人一箭正中红心。皓颈高扬,发出的忧怨的哀呜。

????“嘶~~紧~噢~真tamade又紧又爽!”赵义望向两人的jiaohe之处,缓慢的推送着。真是费了好大力气,才将整根roubang完全c入了自己期盼已久的蝴蝶b中。“嗯……啊……辉……你的小辉辉今天好粗好大好勇猛喔~cha的太深了~都碰到人家最里面的那块软r0u了。”赵义看着满脸春情,对着自己发嗲发sao的白冰,也感觉自己cha在mixue深处的龙头处正顶在一块凸起的软r0u上。那花壁从四面紧紧包裹着枪身,那软r0u紧贴着马眼一颤一颤的跳动着,弄得ji8好舒服好想s。难道这就是nv人传说中的g点?不管那么多了,自己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,粗长的roubang随及在润滑紧窄的mixue中ch0uchaa了起来。记记狠顶,次次尽根,凶猛的撞击着huaxin软r0u。“咿~呀~不要顶那里~求求你~不要~好麻呀~受不了啦~啊~人家~来了~啊!”白冰的双手扶在赵义的肩上向后推去,通红的俏脸左右摇摆着哀求道。赵义也觉得自己c弄的有点太猛了,可是谁让白冰是自己期盼了多年的撸管nv神呢。如今有机会压在身下,当然要先狠狠c弄一番以解自己心头的怒气。

????自己的roubang刚一放慢了迅速,就觉得huaxin深处猛然一紧,一gu热流直冲自己龙头而来。强烈的痉挛感和滚烫的yjing冲击着guit0u马眼,刺激得赵义jing关一松,s出了少许jingye。不过还好自己控制的及时,ji8还没有完全的软掉。赵义徐徐向r0ujch0u出,硕大的龙头在脱离x口之时,居然还发出了响亮“啵”的一声,像极了红酒的木塞子开启出瓶口的声音。“嘶~好夹x1!果真是名器蝴蝶b!”赵义发出由衷的赞叹,再一看两人的jiaohe处已然是一片狼藉。两人的y毛处都是完全sh了一片,那被自己硕大guit0u入侵的紧窄x口又闭合成了一条r0u缝,只是有少许的jingye混合物在慢慢流出着。“嗯~不许拨出去嘛~里面好空虚嘛~啊~内里好像有虫儿爬~又开始痒了!人家还要嘛!你不给人家,人家就自己来。”白冰一脸媚态的说道一边坐起身来,用那g魂兰花指用力一推,赵义便顺势倒在了g草上。白冰便如一只慵懒的猫儿一般趴在了赵义跨间的大腿上,一只纤纤玉手握住了半y不软的大rgun,对着rgun痴迷的说道。“小辉辉~几日不见~你又长高~又长壮了喔~这几天不见你有没有想冰儿姐姐呀~姐姐可是好想你的哟~来~先让姐姐亲一个~啵~嘛~小辉辉你今天乖乖的听姐姐的话,冰儿姐姐给你表演钢管舞好不好?来嘛~抬起头来~不要无jing打采的样子啦~立正!”白冰一边花痴的说着一边用手上下撸动着roubang,偶尔伸出小舌去t1an弄一下还在渗出jingye的马眼。大roubang在白冰的抚弄下很快又一柱擎天,钢y如铁了。修长的美腿又一次跨立在赵义的跨间。圆t高抬,一手扶着挺立的独眼巨龙对准自己的mixue,jing准无误的坐了下去。

????只见身形在下落,roubang在隐没。只是在下降到roubang一半高度时,圆t又慢慢抬起。待提至要露出硕大龙头时,再缓慢坐下。“嗯~啊~小辉辉今天好强壮喔~内里被塞得满满的~好充实啊~嗯~现在热身的差不多了~小蝴蝶要在亲亲老公的大ji8上表演钢管舞了喽~演出现在开始!”赵义现在才开始有些明白,白冰一定是将自己当成她的男友了。可是白冰为什么会花痴成这个样子,自己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不过既然白冰这么主动,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。很显然白冰现在这个状态自己玩弄起来更刺激,白冰更放的开。下身舒爽的包裹感打断了赵义的思路。赵义轻抬起头来,只见白冰身t前弓,双手支撑扶在自己的双腿上。圆t狠抛猛摇,大起大落地尽根套弄着自己粗长的ji8。那紧窄的x口nengr0u伴随着ch0uchaa动作不时的翻出卷入,两片粉neng的小ychun好似蝴蝶张开的翅膀,随着套弄频率的加快,作出振翅飞舞的动作。“咿~呀~好舒服~好解痒~老公的钢管又变大了~冰儿的小蝴蝶在上面跳的好畅美~嗯~冰儿的小蝴蝶还要在上面转着圈圈跳~噢~大ji8哥哥转的人家好麻喔~嗯~不要~不要顶那里~再顶~水儿就满了啊!”白冰此刻己经声嘶力竭的呻呤着。

????一对美眸空洞的望向前方,这明明是ga0cha0来临前的征兆。如雾的秀发随着美t的起落,上下空中飞舞摇摆。偶有发丝缠绕双眸,真是一幅撩人心尖的动人画面。而两人的jiaohe处更是ymi不堪。那mixue深处的浪水儿又一次盛满而溢,每每fe1t0ng下落便能挤起仙浆点点。“嗯~受不了啦~顶的太深了~顶进g0ng了啊~又要来了啦~啊~来了~来了!”只见雪t几个大起大落之后便sisi的坐下不动了,紧跟着就是身t的一阵痉挛抖动。赵义又一次忍住了白冰ga0cha0时yjing的洗理,但也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。当白冰无力的瘫软在赵义身上之后,两个人还紧密的结合着。又是“啵”的一声,大塞子般的guit0u应声而出。赵义立马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及大腿,被一gu喷酒而出的热jing淋了个透。赵义坐起身来清理了一下下t。看着趴伏在软草上喘息的白冰,尤其是那白里泛红的pgu蛋儿,又是一阵x起。半跪着将白冰摆成老汉推车的姿势,又一次将整条r0u根淹没在了t瓣之中。

????“嗯~人家都不行了你又来~啊~这个姿势cha的好深噢!”“嘿嘿!那你喜不喜欢?”“嗯~人家喜欢~但是不可以~不可以下下都cha的这么深!你以前都没有cha到这么深过。”“嘎嘎!那你是喜欢祯现在的大j1j1cha弄还是被以前的j1j1c?”“嗯~讨厌啦!你坏啦!今天的小辉辉太猛啦~你让人家先适应一下嘛!”“嘿嘿,那你可要准备好了!b小辉辉更猛的大j1j1来袭了!”赵义双手放在白冰纤腰上,对着丰t发起了强烈的攻击。一时间,r0ut的撞击的“啪啪”声与x器jiaohe发出的“咕唧”水声外带着nv神畅美的仙呤同成一曲,真是中国好声音之y声大盛啊。“噢~不行了~太猛了~人家的小蝴蝶要被c瘫了!嗯~求求你~快点s给我吧!呀~好深~又顶进子g0ng里面去啦!啊~好烫~来吧!来吧!都shej1n来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