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:博弈

作品:《我绿我自己

????唐晴拖着疲惫的身躯,坐电梯,刷卡上楼。

????然而磁卡刚‘滴’一声之后,她惊奇的发现,门缝里的房间竟然有光。……她将信将疑的推开门,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高跟鞋踏上木地板的声音沉闷利落,唐晴在玄关睁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望向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男人。

????对方温文尔雅,刚刚放下咖啡杯,交叠着的双腿修长笔直。清隽的脸上浮现出揶揄笑意,“回来了?b我预想的要早很多。”他本以为她会彻夜不归。

????唐晴庆幸自己还没换鞋,想扭头就走,可是转念一想,自己怕什么啊?喻文州管得着她吗?他g嘛摆出那样一度架势吓唬她!想到这里,她昂首挺x,脱了鞋光着脚踩上地板,走进房间。

????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她率先杀出一句。

????喻文州不慌不忙,“你忘了?我延的房,登记了我的身份证,从前台拿的备用房卡。”

????妈蛋!这提醒她了,她姑且算作是‘被包养’呢!她有点神se不自然的给自己倒水喝,然后听到喻文州不紧不慢的一句,“过来。”

????她内心忐忑的捂着水杯坐到沙发一头,喻文州不满意,搂着她的腰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。

????“吃了这个,”喻文州道,“张嘴。”

????唐晴下意识的微启嘴唇,喻文州往她唇里送了个小药丸,连带着,他的手指也暧昧的在她唇齿间流连几分,牵出一道银丝。

????“这是什么?”她皱眉。

????喻文州给她喂了水,看她乖巧的吞下去,道,“紧急避孕药。”

????“你——”唐晴噌一下从他身上跳起来,“你给我吃这个做什么?”

????喻文州笑了笑,“凭我对你的了解,你喜欢男方快要sjing的时候才让戴biyuntao,这很危险,”他清秀温雅的脸,说着颇为露骨的言语,神se没有一点窘迫,一切自然而然,“我不想让你存有为别人怀孕的几率。”

????唐晴皱起眉,“我就算ga0怀孕了也跟你没关系!”说着她有点生气的冲进卫生间,想要和他隔离。

????她听到喻文州在她身后沉沉的道,“有关系。唐晴,你不能……怀孕。我们还有好几个月不是么?”

????她一口气没倒上来,恼怒的瞪他。她这模样一点儿也不吓人,反而有点娇俏,颇有撒娇的效果……引得喻文州心情不错,微微翘起嘴角。

????唐晴坐在马桶上生闷气,她也不知道生什么气,瞧瞧喻文州说的这话,这是拿她当人看么?不过想了想也是,自己好像也只是把他当一个好用的按摩bang来着……

????喻文州在外面敲门,“生完气了,就出来吃饭吧。我做了汤。”

????“……”不!她不会被美食诱惑。

????但是广东的汤真的好有名耶。

????唐晴一脸y郁的从卫生间出来,道,“按约定,你不能留宿。”把汤留下,你人快走。

????喻文州已经准备离开了,他在玄关换好鞋,抬眼望她,“到我这来。”

????唐晴刚舀了一勺汤,香气浓郁,看在汤的份上,她乖乖过去,“g嘛。”

????她像个,桀骜的,还未被驯化的鸟,b起乖顺亮丽的那种,要有野x的多。喻文州心想,不被驯化就不被驯化吧,也挺好。他用拇指摩挲她的脸蛋,“你今天很漂亮。”虽然知道她这么静心打扮是为了别的男人,但是她腰细腿长,脖颈纤丽,口红蹭没了,气势弱了不少,倒是显得清秀。

????唐晴眨眨眼,“妆都花了……还漂亮呢。”男人,大猪蹄子。

????喻文州近距离看她,才发现她眼角有隐约的泪痕,“受欺负了?怎么哭过。”

????她扁扁嘴,“就那样吧。”满满的敷衍,不想多说。

????他微微俯身,亲吻她眼角的泪痕,唐晴身子一僵,下意识的去迎合,紧接着就想在内心打自己一个巴掌,自己的身子什么时候这么逢迎了。喻文州注意到她的心理变化过程,暗自好笑,舌尖t1an砥过的地方,是她的泪,咸咸的。

????他动情了,今晚,不想放手。轻声说,“不让留宿,去我家好不好?”

????唐晴扒紧他的后背,“你家……”她被吻的晕晕乎乎,“你家,会有更好喝的汤么?我想吃……”

????“汤就那一种汤,我就会做那一种,”喻文州笑,“不过至少,会让你暂时忘了伤心事。”

????第二天醒早,她在yan光中醒来,她不知道自己睡到了几点,不过看这yanyan高照,估m0着头午。yan光晒得被子暖烘烘的,怪不得睡的那么香。

????这不是她住了两个月的酒店,天花板不一样,装潢不一样,哪里都不一样。这个地方的家具布置以黑se为主,成熟、清净、简洁,朝yan好,yan光布满房间。她看得出来,不是蓝雨的宿舍,是他的家。

????这里也有相当重的生活气息,便利贴上记着快递的电话,咖啡壶上有常年使用的棕se沉淀w渍,厨房的料理台有些凌乱,瓶瓶罐罐,或盐或糖,剩余不一。

????她看了看自己的身子,用被子捂住,“喻队,我——衣——服——在——哪?”她不知道喻文州在哪里,于是喊道。

????“洗上了,”他在卧室门外说,“你可以先穿我的。”

????她看向大开的衣柜,“内k也给我洗上了?”

????喻文州笑,“你觉得呢?”

????她讪讪,从衣柜扒翻出一件衬衫,一边扭着扣子一边光着脚出了房间。喻文州正在煮什么东西,她闲的无聊,又不想看电视,就开始打量他的家居。

????“装修审美不错,”她相当自来熟的翘腿坐在沙发上,一点也没有‘真空’的自觉,“真好啊,能在g市有这么一套房子,地段在哪里?”

????“新城区。”喻文州应着。

????“地铁通过来了吗?”

????“嗯,主要是清净。”

????两个成年人讨论着柴米油盐房市gu票,这才是正常人相处的模式嘛。唐晴四下看了看,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台历。

????他很细心,作为队长也很负责,日历上密密麻麻记录了赛程和注意事项。唐晴一页页翻看着,四月,五月……六月……

????她一愣,喻文州在七月的某一天标记出了穆南华的生日,再往后八月,自然是h少天的生日。

????她看完,默不作声的把它放了回去。喻文州注意到了,端着碗盛汤放到她面前的桌子上,笑问,“怎么,你也想记一笔?”

????她淡然,“我不太过生日。”普通的一天,没什么需要纪念的,除了提醒她老了一岁之外就只有添堵,不过她还是补了一句,“七月有我的毕业典礼。”

????“嗯,几号?”喻文州问。

????唐晴想报个数字,想了想还是作罢,道,“算了。”同是七月,她哪能跟穆南华的生日b重要x。于是便不再说话,他没有多问。

????她也无所谓,喝过汤,迈着光lu0的baineng大腿到yan台看看衣服有没有g,还有点cha0。她在客厅走来走去,衬衫只将将盖过她的t0ngbu,白腿在yan光下晃眼。喻文州不得不道,“你休息会儿吧。”

????“我在婉转的表达我的迫切。”她不喜欢呆在他的家,这里完全是他的地盘!就好像猎物被捉去洞x一样,上位者以拿捏她取乐。

????喻文州扬起嘴角,起身过去用双臂禁锢住她的游荡,从后埋到她的颈弯,轻轻道,“迫切什么?”

????“我想回酒店!”她说。

????他神se看不清楚,垂下眼睫,一只手覆上了她的x。唐晴滞住了呼x1,不过也只能眼睁睁的默许他探进了她的衬衫下摆,摩挲按r0u。她眼角泛红,很快如cha0。

????偏生有电话打来,喻文州在一旁扫了一眼来电显示,便放开了她。唐晴没了支撑,一下子腿软跌到地上,木地板上还有水渍。她一边拿卫生纸擦拭的时候,听到喻文州走进了另外一间屋,对手机那头道,“南华?怎么这时候打电话?”

????她抬头一看,他站在房间另一角的落地窗旁,时而倾侧面颊,露出的侧颜有藏不住的柔和笑意,他的声音放的很轻、很慢,仿佛在捧着一个珍贵物件似的,他一定是把电话那头的人放在了心尖尖上。

????唐晴咬紧下唇,把废纸扔进垃圾桶,趴到沙发上玩手机。

????今天是周日,主场b完赛的战队选手们有一个小小的假期,所以这时候经常会关系好的队员之间进行娱乐x质的交流训练赛,穆南华正是因为这个打电话的。喻文州进了书房,想了想,还是没关门,书房正对着的是唐晴的窈窕身姿,她穿着宽大的衬衫,懒散的倒在沙发上,衣摆草草的遮掩她腿间好风景,领口大开,露出的肩头光洁如玉,脖颈修长,并不显得yhui,反而千娇百媚,yu语还休。

????喻文州保持着和穆南华的通话,刚开电脑,在椅子上坐稳,登上qq,就收到唐晴来自客厅的消息:

????「我要回酒店!!」

????她第二次表达出了她的诉求。刚才那一次,喻文州用行动代替,本想滚一发,消磨时间。不过这次一次,喻文州打字回:衣服在yan台。一边给电话那头说话,“我登上训练系统了,联机?……好呢。”轻声细语,像是在哄人。

????唐晴利落的从沙发站起来冲进yan台,也不管衣服有多cha0了,穿上就走。

????临走前路过客厅,视线胶着在台历上。她回头看向书房,喻文州不再把视线分出一点给她,已经投入到了游戏训练中。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,一边儿还在同耳机说些什么,距离远,她听不到,隐约猜出有日常的寒暄,也有游戏的名词。

????唐晴想了想,蹲下身把台历拿起来,翻到七月,拿红笔圈出一个日期。

????附字:本美nv的人生大事!

????写完她又有点懊恼,yu盖弥彰一样把日历翻回到了四月,静悄悄的关门走了。

????她走后,喻文州怔了很久,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得来另一头nv孩的询问,“前辈?怎么停了?”

????他这才恢复如常,笑道,“没什么,刚看到窗外路过一只野猫。”

????“前辈住一楼啊?能看到小猫真好。对了我记得少天前辈不是有养狗吗,前辈没养点什么宠物吗?”

????“养一个就够烦心了,”他r0ur0u眉心,“再来一盘吧,这局是我输了。”

????自从这一天起,喻文州就再也没找过唐晴。